当前位置:二人转优思网 -

《鲁达除霸》传统正戏 劈关西 赵晓波 单桂清

share_title

《鲁达除霸》传统正戏 劈关西 赵晓波 单桂清

errenzhuan - 来源:http://www.97zm.com/ 在2011-09-21发布
《鲁达除霸》传统正戏 劈关西 赵晓波 单桂清
简介:《鲁达除霸》唱词 传统正戏 劈关西 赵晓波 单桂清
宋王皇帝锦绣华夷
咱把四党提一提
高球佟贯专朝政
蔡京杨戬作的急
南有方腊称年号
北有田虎了不地
淮西反了令郎叫王庆
梁山有一位姓宋地
梁山一百单八将
现在一百零着七
要问少了哪一个
短少英雄鲁辖提
这位爷家住延安府
鼓楼大街在路西
姓鲁名达是他号
外人送号审路知
庄稼生意他不做
六扇门里混穿吃
当差就在衙门县
马老爷手下当快车(Ju)
鲁达正在班房坐
腹内辗转想酒吃
鲁达这里忙启齿
口尊声班兄班弟要听知
我到大街去吃酒
老爷升堂谁替我站班去
不必年老你叮咛
老爷升堂我们替你站班去
鲁达一听心欢欣
交伴侣还得说我姓鲁地
兜里装上雪白两
出了衙门奔正西
鲁达行走昂首看
一伙人等围的齐
啼声世人闪闪闪
二爷看看干啥地
世人就往两旁闪
走进英雄鲁辖提
耍得刀枪乒乓响
本来是一伙卖艺地
鲁达一见看法了
认得是李万张千二兄弟
二位兄弟拾掇吧
大街上哪有赏钱地
跟我走来跟我走
找个酒楼吃酒去
刀枪把子寄了店
弟兄三人奔正西
兄弟三人往前走
面前来到会仙聚
弟兄三人把楼上
转来过卖侍者地
用什么酒什么菜
叮咛下来好做去
我要你五荤四素一桌菜
烧黄二酒要两提
要你一个龙盘肘
要你一个醋溜丸子挂霜皮
堂倌门旁喊下去
灶房厨子忙的急
不多一时菜做好
连酒带菜端上去
双手放下葵花碗
仓猝放下大盘子
尊声军爷快吃饭
菜凉味道欠好吃
二爷这里不怠慢
将把酒盅手中提
满满斟上三杯酒
二位兄弟把酒吃
世上都是小敬大
哥哥敬酒不敢吃
非是哥哥来敬酒
来访二哥挣下地
三人碰杯一齐饮
鲁达乐得了不地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来了过卖侍者地
军爷喝酒如果败兴儿
楼下来个唱曲地
来给军爷唱小曲
听听曲调祝酒菜
鲁达说声好好好
唱的好来赏银子
堂倌这里不怠慢
吃紧忙忙下楼梯
走上近前忙启齿
啼声唱曲的大闺女
今日唱曲要好好唱
别惹军爷发脾性
三哥你把宽解放
我可不是惹祸地
迈步就把楼来上
上了八五十三梯
见礼已毕一旁站
二爷一旁看细心
头上青丝如墨染
身上穿戴素花衣
看此女不像个江湖样
为什么唱曲挣饭吃
不言鲁达暗思维
凤姐仓猝操生意
左手拿起毛竹板
右手推开沙拉鸡
唱一段前齐国孙庞斗志
唱一回后齐国乐毅伐齐
武王征伐拜玉玺
文王访贤太公垂纶
秦始皇细长城范郎死的苦
孟姜女寻夫滴血认尸
吕蒙正无时把斋赶
曹庄杀狗来劝妻
秋胡戏妻桑园会
纣王无道信妲己
唱罢小曲一旁站
停下竹板放下沙拉鸡
鲁达这里忙报好
张千李万把话提
只见二哥你报好
没见二哥赏银子
鲁达闻听不怠慢
腰中掏出一锭银子
这五两纹银赐给你
买酒不醉买菜吃
说罢银子递曩昔
凤姐行礼接在手里
见着纹银心暗想
勾起苦衷泪号泣
昔时要有银子在
二老何须死的屈
哭哭啼啼刚要走
一旁气坏鲁辖提
莫非说你嫌我银子赏的少
为何两眼泪号泣
扭向回身深见礼
口尊大爷要听知
不是大爷赏的少
你哪知民女有委屈
有何委屈对我讲
俺哥仨替你报仇去
看军爷都是英雄汉
真情真话对你提
想昔时我们不住延安府
家住在洪同小县西
只由于洪同县里比年遭荒旱
连续三年充公粮食
大户人家卖骡马
小户人家缺穿吃
万般出在无计奈
全家逃荒往外移
这一天来在延安府
住在震关西他家里
我父亲饥寒交集身得宿疾
一场病四十多天也有余
那一天震关西过来清店帐
逼我爹妈交银子
我父说句没钱的话
震关西二话没说他就用脚踢
你要没钱还店帐
你面前还有一个大闺女
给到我身旁做妾女
跟我入了洞房去
我爹一听破口骂
骂声牲口狗娘养地
你家也有姐和妹
你何不归去跟她们入了洞房去
只骂得震关西心中好末路
他把那砍肉大刀手中提
一刀劈死了我的嫡亲父
抓住了我的母亲用脚踢
劈死我父踢死我母
抢去为奴就要拜寰宇
为奴我再三再四我都没应允
他将我吊至在东马棚里
皮鞭就往我的身上打
只打得遍体鳞伤鲜血滴
早晨打到天过午
晌午打到日落西
多亏了屠户老婆把我救
她把我领至在她的上房里
只曾想出虎口又入狼穴难出险地
哪晓得她也是蛮横抢来地
她言说震关西欺人太过
在此地称毫民是个有钱地
官府里花下钱如走平地
成天里作奸犯科把人欺
他家开了一座屠户铺
他家门面就在状元桥西
如有一时猪肉卖的慢
他提大刀去骂集
骂的人家都关板儿
他本人卖个独份地
谁家要有美丽女
他就给人家抢抵家里
过上三天或五日
推出门外去他地
真情真话通知我
她让我假陪屠户喝酒去
她帮我把屠户灌个酩酊烂醉
她送我分开虎口逃命去
她把我送至在大门以外
她给我指条明路奔正西
到西关找到王老寡
让我给她当个干闺女
老太太手使一对生铁棒
硬的不怕软的不欺
连夜就把关西奔
找到了王老寡跪在地埃池
真情真话讲一遍
我认她乳母她认我干闺女
白日里教我唱小曲
月光下教我学技艺
私自常把英雄访
好给我爹娘报仇去
三三见九实情话
并无虚言对着军爷提
闻听民女讲一遍
鲁达这里气炸肚皮
几天没把陌头上
是怎样砖头瓦块它也把人欺
惋惜我们没亲故
如果亲属我替你爹妈报仇去
凤姐一听忙跪倒
我就是你干闺女
活到百岁我尽孝
要说假话五雷劈
从小我叫金凤姐
金翠莲就是我的名字
上无三兄下无四弟
无姐无妹我是独生地
真情真话讲一遍
笑坏二爷鲁辖提
常言说伶俐但是君王主
机灵还得说唱曲地
走上前往忙搀起
跟我走我给你爹娘报仇去
张千李万忙答话
来来来 我们哥仨一同去
这个不服咱得打
惩办蛮横狗养地
鲁达摆手说不成
仨打一个没长进
回身便把堂倌叫
算一算这桌酒席几多银子
堂倌一听哈哈笑
口尊军爷要听知
能替民女把仇报
这一桌酒席算我地
二爷一听心里乐
堂倌也是个老友地
一块银子抛桌上
如果不敷再给你
领着女儿把楼下
旁敲侧击走的急
走向近前忙拉住
口尊干爹要听知
顺着我手往前看
挂幌的就是关西肉案子
叫女儿在这把我等
我去会会阿谁坏器械
迈步就把桥头上
三间门面在路西
走向近前忙启齿
啼声屠户掌柜地
大爷今日要吃肉
必需关西亲手砍地
关西座上昂首看
来了这位姓鲁地
以前和他交过手
这小子不是好惹地
满脸陪笑二爷叫
快到屋里把茶吃
二爷今日要吃肉
赶紧给我把肉提
一刀要你五斤肉
里去骨头外去皮
高招一点我不要
低了一点我不依
关西这里不怠慢
砍肉大刀手中提
大刀一下剥去骨
刀子抽过登去皮
将肉扔在称盘上
五斤不高也不低
说罢称肉递曩昔
将把猪肉接办里
提一提来放一放
五斤不高也不低
不住心里暗喝采
这小子真他妈地好手艺
低下头来心暗想
还得找茬打唧唧
今日称肉没钱给
改天换日也可以
一天两天没钱给
三天五日也使地
十天八天没钱给
一月半月再给齐
一年半载给不上
送给军爷你白吃
放你娘个狗臭屁
骂声屠户震关西
一不是僧来二不是道
为什么猪肉我白吃
山在东来海在西
陆海结交是有地
别说五斤肥猪肉
情面还得马一匹
说的鲁达哈哈笑
这小子也是一个结交地
常言说两端兵戈别把一头怨
一面之词听不地
杀人但是头点地
他要软来我不欺
手提猪肉往回走
找个酒楼炒肉吃
凤姐没听着报仇的话
干爹呀 这块猪肉哪来地
鲁达一听忙启齿
啼声女儿别焦急
方才去把屠户找
这块猪肉是他给我地
凤姐闻听心不乐
口尊干爹听细心
只曾想给我爹妈把仇报
哪晓得你拿我二老换肉吃
杀爸爸妈妈之仇不克不及报
女儿心里多冤枉
从今今后拉倒罢
你往东来我往西
鲁达一听气炸肺
冤人之言可了不地
英雄自有英雄胆
必然去找震关西
叫女儿在此把我等
二次替你爹妈报仇去
心急似箭来的快
面前来到肉案子
叫关西 大爷称的是热肉
给我生的怎样吃
要吃热肉没关系
我拿后房给你煮熟吃
整块猪肉我不要
我给你切的碎碎地
一小我吃肉咽不下
我陪大爷把酒吃
我不自得你这个臭混蛋
叫你三姑四姨来陪席
叫你妈妈来斟酒
让你妹子陪我把肉吃
吃完猪肉寰宇拜
我说咋地就咋地
关西一听来了火
啼声二爷鲁辖提
三番五次把你让
好不应五次三番把我欺
称上四两棉花访一访
大爷可不是好惹地
你不要太岁头上来动土
山君嘴上拔胡须
打来罢来打来罢
尝尝谁高与谁低
你骂我来我就打
手使大刀往下劈
鲁达一见事欠好
一闪身子躲曩昔
当场使个扫堂腿
打垮屠户震关西
走上近前忙抓起
按在地上用脚踢
延安府里行蛮横
百姓庶民被你欺
从往后不许你欺男霸女
啼声祖宗我就放你
渭州城里访一访
叫祖宗不是我姓郑地
鲁打一听更来火
两手揪住震关西
敲山震虎我不怕
砸失落虎牙跋胡须
用脚踩住一条腿
两手一举往上提
两膀一晃千斤力
咔嚓嚓 一个屠户两下劈
尸首抛在溜平地
吓坏街上卖呆儿地
打的肉铺店员捧头跑
用脚踢翻肉案子
一家五口杀四口
留下他的二房妻
为啥留下他妻妾
我干女儿本是她救地
一阵好跑来的快
面前来到牌坊西
你的委屈报终了
送你出城逃命去
鲁达除害伤人命
下一回醉打庙门树他第一

视频相关评论

占领沙发 我坐板凳 我顶 强 喔? 呵呵 哈哈哈 耍鬼脸 奸笑 这是瞌睡片 -_-||| 错愕 惊讶 脸红 喜欢 大鬼脸
您可以点击 Ctrl+Enter 发布您的评论
loading...